房产信息网

Real estate information
首页 >> 房产市场

前6月安徽固定资产投资完成近万亿投资结构

来源: 2019年02月26日

前6月安徽固定资产投资完成近万亿 投资结构渐优化

核心提示:据有关数据显示,今年前六个月,安徽省固定资产投资完成9720.9亿,其中,总量居全国第10位,同比增速居于全国第16位。

格局未变,投资仍是经济稳增长的“主引擎”

上半年全国经济下行压力犹存,但我省“投资”这匹马顶住了压力负重前行。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完成9720.9亿元,总量居全国第10位;同比增长18%,高于同期全国增速0.7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回落3.6个百分点,增速居全国第16位,比去年同期提高4位。

“‘三驾马车’中,投资一直在我省经济增长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2002年以来,全省年均投资增速超过32%,是我省这一轮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在投资带动下,全省经济从2004年进入新一轮增长周期,经济增速连续10年保持两位数增长。 ”省经济信息中心预测处专家阮华彪表示。

投资平稳增长,项目带动功不可没。 “作为拉动投资的重要载体,上半年‘861’项目建设平稳推进,投资计划完成过半,累计完成投资4472

前6月安徽固定资产投资完成近万亿投资结构

.5亿元,占年度计划的54.2%。 ”省发改委重点建设项目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介绍,上半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仍保持着加快态势,前6个月,杭州-黄山铁路等1430个重点项目开工建设,占年度计划72.9%,蚌埠海华化工甲酚生产线改造等141个重点项目竣工投产,开工率、竣工率同比分别提高6.8个和4.6个百分点。

投资结构优化的趋势愈加明显,服务业投资增速一路攀升。 “批发和零售业、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金融业等投资的增速,远高于同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省发改委固定资产投资处副调研员陆加军说。我省大刀阔斧推进行政审批体制改革,市场活力不断增强,民间资本成为投资增长的主导力量,上半年全省民间投资完成6669.8亿元,增幅比全部投资高4.5个百分点。

“就我省而言,投资是拉动经济稳增长的主引擎、主抓手,这一格局并未发生变化。今后仍要抢抓投资机遇,做好投资这篇大文章。 ”省发改委固定资产投资处处长李晟认为,“稳增长”的重要手段就是“稳投资”,投资需求特别是固定资产投资需求是经济增长的源动力和调节器。

喜忧参半,效益“上台阶”须以结构调整为前提

今年以来,芜湖规划建设占地5000亩的机器人产业园内,总投资26.3亿元的6个重点项目进展顺利,芜马合机器人产业区发展再添强劲引擎,全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风生水起。在池州,电子信息产业成为拉动工业发展的“新引擎”,上半年电子信息项目44个,完成投资23.65亿元,同比增长65.62%。

“目前的投资形势,可以用喜忧参半4个字来概括。 ”李晟表示,“喜”的是投资增速回落趋势出现企稳迹象,上半年的回落幅度呈逐月减小态势,投资结构优化的趋势明显。 “忧”的是18%的速度是2002年以来的同期最低增幅。

采访中,一些专家对投资边际效益递减表示担忧。 “投资增速回落既有整体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也有我省投资持续多年高增长、总量基数较大的原因。随着投资规模不断扩大,投资边际效益递减现象已显现,对经济总量的增长贡献在不断减弱。如果不对投资的模式和方向进行调整,投资边际效益递减的趋势仍将继续。 ”阮华彪认为。

今年上半年,全省新建、扩建等增量投资8437.5亿元,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为86.8%;而改建和技术改造等内涵式投资为1283.4亿元,仅占13.2%。投资结构不优,重外延式扩张、轻内涵式提升现象仍亟待改变。

在增长阶段转换时期,经济的最大特点是速度“下台阶”、效益“上台阶”。“对投资来说,速度‘下台阶’并不必然带来效益‘上台阶’。效益‘上台阶’必须要以结构变化为前提,以结构变化来实现效益的提升。 ”阮华彪认为,“调整投资结构,要积极关注我国向消费主导经济转型这一趋势对产业投资的导向作用,引导资本在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中找准投资方向,加强对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消费电子、文化娱乐、养老保健以及移动互联等新兴产业的投入,推动产业结构的战略性调整。 ”

释放活力,拆除民资“玻璃门”加快市场化改革步伐

8月初,我省在基础设施等领域推出首批28个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建设、运营的示范项目,在拆除制约民间资本隐性壁垒的道路上向前迈出了重要一步。

最根本、最可持续的经济活力还是源于民间、来自市场。上半年,我省民间投资增速高出国有投资近10个百分点,对全部投资增长的贡献率高达83%,民间资本成为投资增长的主导力量。

“不过,要真正打破国资不愿放、民资不愿进的怪圈,还需营造更为公平透明的市场环境,完善相关配套法规。 ”李晟认为,制约民间投资发展的因素依然较多,民营企业普遍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在诸多领域仍存在不同程度的隐性障碍。

“破解的关键是要落实好国家和省政府相关政策措施,积极拓展民间资本的投资领域,促进民间资本投入重大项目建设。利用好金融创新手段,通过信贷资产证券化、争取市政债融资试点等多种方式缓解政府资金压力。 ”阮华彪认为,加快市场化改革步伐是调整投资结构的关键,降低民营资本准入门槛,充分释放各类市场投资主体的活力。

目前,产能过剩在钢铁、煤炭、造船、光伏等行业普遍存在,对企业的投资积极性产生了较大影响。今年以来,除去房地产以及基础设施项目外,带动性强的重大产业项目明显偏少。 “下半年,我们将围绕铁路、水利等重大基础设施、主导产业、清洁能源、社会事业等领域,谋划一批有较强带动力的重大项目。 ”李晟表示,对影响项目建设、投产、达效的各种制约因素逐个协调,逐一解决。

“今年以来受到强化影子银行监管、货币政策稳健基调以及土地出让金增长放缓等因素影响,对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资金来源形成一定的压力。 ”陆加军认为,下半年除了要积极争取中央资金支持外,还需努力扩大直接融资,支持一批企业上市融资和发行企业债券、中期票据等;进一步发展壮大省股权交易市场,支持中小企业实现股权融资。同时,支持地方金融机构发展,进一步增加小额贷款公司数量,积极支持做大做强。

点评:今年上半年,安徽固定资产投资有所上升,其中房地产行业仍然是固定资产投资的“大头”,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安徽楼市整体情况好于全国。

随机文章